第五百二十五章 女儿沉香

作者:江水碧 直达底部
    莞县的县城很小,尽欢没找到第二家招待所,她晚上可能又要在空间过了。

    不过莞县临江又靠海,水产品非常丰富,做法花样还多,尽欢晚总算是弥补了中午没吃的怨念。

    鲜虾荷叶饭、碌鹅、道肉丸粥、中堂鱼包,再来上一碗爽滑的濑粉,那滋味不要太爽!

    粤省不仅羊城人爱吃会吃,连莞县这样的国营饭店,都很会做饮食生意。

    除了卖堂食的花样繁多的正餐,居然还卖点心。

    新出炉的松糕、麻橛、龙舟饼就摆在点菜的窗口,散发出阵阵香气。

    尽欢不爱吃这种干点心,都忍不住买了一大包。

    放在空间里,饿的时候能拿出来充饥,去看徐祖爷的朋友,留给他们当干粮也很好。

    第二天尽欢起了个大早,五点钟就骑着马出了城。

    沿海地区天亮得早,**点钟的太阳就已经很晒了,可能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,这边的人作息时间也很早。

    一路上都能看见行色匆匆的人,不管是骑车还是走路,都是紧赶慢赶的。

    按道理说现在莞县的生活节奏,并不是现代化高强度的世界工厂节奏啊,这些人这么高效率,跟计划经济体制真的很不搭啊。

    尽欢时间宽裕倒是不急,在马背上慢悠悠用点心解决早饭的同时,还不忘摇动她当游医的标志物铜铃。

    上前找她问诊看病的人还真不少,不到两个小时,她就已经看了七个病人。

    索性现在的农村人看病,不讲究医疗环境条件。

    尽欢和病人席地而坐,田间地头就是简单的诊疗室,医药箱放在地上当桌子,拿出手枕就能切脉。

    问诊看病的过程都很顺利,没遇到费神的疑难杂症,也没有性格很难搞的病人。

    她伸手一搭脉,在病人开口之前,就能把病症断个**分,病人对她还是很信服的。

    尽欢不收诊金,有几个病人实在过意不去,给她塞了不少土特产。

    有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木瓜,也有晒干的龙眼,还有一些干制的虾干腌鱼。

    这些可都是纯天然无污染的绿色食品,尽欢拿着毫无负担地开吃,味道还真心不错。

    尽欢一路走一路接诊,走走停停的也在路上花了好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在去大岭山之前,她还特意去了一趟寮步,主要是去看能不能淘换到成品的沉香。

    尽欢最近几年一直很缺沉香,空间里那点好的存货,早就被她配药调香折腾光了。

    后来在药铺买的沉香,不知道是不是炮制的方法不对,品相和效果都不太好。

    寮步的牙香街是有名的沉香集散地,明清时期已经是非常成熟的沉香交易市场。

    各种不同品类、不同级别的莞香原料和制品在这里云集交易,完成交易后,香料会运到九龙尖沙咀的港口等待出海销往世界各地。

    堆放在港口的香料香飘万里,这也就成了香江另一个现代化的名称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的寮步牙香街,老旧狭窄的街道萧瑟寂寥,完全看不出历史上香料交易的繁荣景象。

    纵然曾经的辉煌和繁华已经消散,但存在过的历史,就不会让人无迹可寻。

    尽欢先去了寮步镇上的废品站,一般情况废品站看门的大爷阿姨都很闲,而且都喜欢聊天。

    只要在聊天闲扯的过程中用点心,还是能提取出很多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尽欢刚一进废品站的大门,就看到院子的角落里,躺着一个20厘米高、宽超过半米沉香木山子摆件。

    摆件的造型像似山峦,有层峦叠嶂之感,沟壑叠纵纹理紧致。

    木头的造型浑然天成,并不用多余的重工重雕,古朴的韵味,就让这座山子摆件相当经得起远观细赏的推敲。

    而且摆件深褐的颜色和醇厚的包浆,都昭示着这座山子摆件不小的年龄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的摆件布满污迹灰尘,上面还放着一堆废书废报,完全看不出它曾经被原来的主人万千珍重的身价。

    废品站里正在整理废品的中年男人,见尽欢看上了那座摆件,笑着说道:“妹妹仔,这个摆件可是正宗的古董沉香木呢!”

    尽欢是会说粤语的,但东莞的方言真的很打脑壳。

    而且真的是“十里不同音”,区区几里路的距离,口音就有所不同,刚尽欢在看诊的时候,就已经见识到了,

    寮步的口音尤其费解难懂,尽欢迟钝了好几秒,才理解清楚对方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个废品站看门的大叔不一般啊,一下子就指出山子摆件的材质是古董沉香木,尽欢想捡漏恐怕是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座山子摆件是真的很合尽欢的眼缘,她也不可能不问价就放弃,还是很客气地开口问道:“阿叔,我很喜欢这个摆件,能不能出让给我?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伸出两根指头,“二十块。”

    二十块的价格,当然不是按照废品来卖的,算成旧货的价格也很不合理,这已经当成古董价格在卖了。

    现在去废品站淘货的人不少,工作人员把有价值的废品溢价销售,也不是啥新鲜事儿。

    二十块钱是有点贵,但对于尽欢来说不算什么,于是很爽快就付了钱,毕竟她还要跟人家打听消息。

    “阿叔,你知道谁家存的有品质不错的香料不?”尽欢压低声音问道:“我是买来入药的!”

    大叔笑得露出两排大白牙,“那你可算是问对人了,香料我家里就有,祖上就是做香料生意的!”

    大叔家离废品站只有两步路,他回去很快就提着一个包袱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一打开包袱,露出里面精致的锡盒,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扑面而来,尽欢就知道今天肯定要大出血了。

    三个锡盒分别装着不同的香料,有一盒据大叔说是最极品的“女儿香”。

    咳咳~别误会别误会,并不是那种猥琐的宅男向往迷恋的的少女体香什么的。

    莞香的洗晒由姑娘们负责,她们常将最好的香块偷藏在胸前,以换取胭脂水粉绸布绢花,香中极品“女儿香“由此得名。

    这样的故事可不可考,是真的不好说,把故事理解为博人眼球的噱头就很合理。

    这盒女儿香,颜色棕黑,油脂丰富,质感沉重,的确是很极品的沉香。

    其余的两盒作为焚香的话,味道可能比第一盒要逊色一些,不过拿来入药已经顶顶好的了。

    况且这些至少都是老树结出来,按质保量制成的老沉香。

    想想几十年市面上那种树龄不足、香气不够,全靠后天的加工弥补的沉香,尽欢就觉得她已经赚翻了。

    “阿叔,这些香你打算怎么卖?”尽欢问道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笑着说道:“古话说一两沉香一两金,现在山上的沉香树都砍完了,这些可都是绝版野生沉香。”

    “阿叔,我知道这些沉香得来不易,能保存得这么好更是难能可贵,但如果价格太高,我这配出来的药不划算,也没人吃得起啊!”尽欢也满脸笑容。

    对稀缺情怀的绝杀技,就用实际用途说话。

    大叔要用沉香给儿子换四大件换聘金筹办婚礼,尽欢还真掰着手指,用现在的四大件和彩礼给大叔算了一笔账。

    两人经过几轮激烈的讨价还价,最后这三盒沉香连带锡盒以680元成交。

    深感沉香价贵还不好买的尽欢,准备自己动手丰衣足食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莞县的沉香树快被砍伐殆尽,但山上总还有些野生的沉香树苗。

    尽欢在大岭山上寻觅到两株及其幼嫩的沧海遗珠,小心翼翼地种在了空间里,以后尽欢入药制香就靠它们啦。

    这两棵小树苗长成以后,会结出什么样的沉香不好说。

    但空间没有水土不服和气候差异的忧虑,灵泉水还能优化植物的品质。

    这样结出来的香,总不会比那两盒品质较次的香还要差吧?